0165彩票

推荐信息:
情感
频道
您的位置: > 情感 > 恋爱 > 正文

《温柔的嫂子》 最新章节 大结局

2018-06-29 03:25:16 来源:网络 浏览: 评论: [ ]

第1章

    原本,在加班之前我已经跟嫂子打过电话,因为要赶一个策划方案,估计又要到凌晨才能回家了1~6~3~n~v~r~e~n~c~o~m

    但没想到方案比我想象的完成速度要快的多,我在十点半之前顺利赶回了家。

    当我拿出钥匙打开门的时候,客厅灯已经关了。

    我原本以为嫂子睡觉了,可黑暗中我却听到嫂子的房间传来隐隐的怪异的声音。

    “嗯……嗯,舒服……不行了……”

    灯光透过她房间门底的缝隙穿出一丝光亮,却让我浑身一震。

    听嫂子的声音,好像在……

    我心里既诧异又带一丝兴奋,下意识的垫着脚,一步步的靠近了周婷的房间。

    来到她房间门口,里面的声音更清晰了,还可听到嫂子的娇喘和极为销魂的声音,这让我不自主的有了反应。

    我今年24,嫂子周婷比我大五岁,她曾经是江海市艺术学院的高材生,主修舞蹈,无论身材和相貌都属于一流,以前我哥在的时候,我有时候晚上睡觉还会梦到将周婷的身体压在身下肆意玩弄,就更别提我哥失踪之后了。

    现在房间里的周婷显然是在慰藉自己。

    虽然我心里对嫂子有过不止一次的遐想,甚至经常在自己的春梦里梦到她,但是她毕竟是我的嫂子。

    我尊敬她如同尊敬我的亲哥。

    实际上我从来她没想过要和她发生点什么,然而现在房间里传来的一阵阵的娇喘却让我一时热血沸腾,脑子也懵了,不知道要做些什么,还是什么也不做,回自己的房间。

    不过出于本能反应,我还是不由自主的慢慢拧动门把手,想要一窥究竟。

    咔嚓。

    门没锁,很轻易的打开了,令我激动万分。

    当我推开一条缝隙,眼睛顺着缝隙往里看的时候,我看到了让我终生难忘的一幕。

    嫂子浑身一丝不挂,正躺在床上张开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,正对着房门用自己的手指进行自我慰藉。

    关键是,她的眼睛还蒙着眼罩,身上香汗淋漓,两团饱满的雪峰上居然夹着两个夹子,让我一时间血脉喷张,裤子已经支起了一把小雨伞。

    没想到嫂子一个人居然玩的这么嗨,可想而知在我哥失踪的这段期间,她是多么的空虚和寂寞。

    此时的嫂子依然娇喘不停,仰起雪颈,俏脸绯红,紧咬红唇,口中不断喊着我的名字。

    于此同时,她手中的动作也开始加剧。

    躺在床上那具完美的胴体,雪白的双峰因为夹子的点缀,显得更加银迷火辣,因出汗散发着无比诱人的光泽,让我忍不住有种想要冲进去按在身下将其正法的强烈冲动。

    不过关键时刻,我的脑子还算比较清静,一咬牙,赶紧关上房门,遏制了自己猥琐贪婪的想法。

    我回到房间,扔下公文包,给自己倒了杯水大口的喝着,喘着粗气。

    虽然我哥失踪了三年,但她毕竟是我嫂子,我怎么能有这么龌蹉的想法,想要对我的嫂子下手呢?

    而且我有女朋友,我女朋友叫韩琳,虽然异地相隔,但是我们的感情一直保持的很好,除了每天必要的短信和电话问候,有时在深夜的时候还会视频通话,彼此向着视频中的对方慰藉自己,以达到精神上的共鸣和满足。

    我怎么能有对不起韩琳的念头呢?

    想到这,我忍不住拿出手机,有些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机想要和韩琳视频聊天。

    结果提示关机,我想大概这个点韩琳已经睡了吧。

    我躺在床上,心里有些空虚和难受。

    心想,如果韩琳就在自己身边,和我一起在江海市打工,那该多好。

    可惜这事根本不可能发生。韩琳在家乡青州市一家国企上班,不可能为了我辞掉朝九晚五,薪资福利都很不错的工作。

    而我之所来江海市,也是为了和嫂子一起找我哥。据警察调查得知,我哥最后失踪的几天,就待在江海市。

    所以我们就是想在这座巨大的城市希望能找到我哥的踪迹。

    可三年过去了,依旧没有任何线索。

    带着内心的空虚和对我哥的想念,我闭上眼睛休息了。

    第二天一早,我起床的时候,嫂子已经做好了早餐,见我起来,不由微笑道:“小辰,起来了呀。去刷牙洗脸,跟嫂子一块吃早饭。”

    嫂子恢复了平日的温柔和贤淑1 6 3 女 人 网。她今天穿了一套黑色的OL职业装,完美玲珑的曲线体现的玲离尽致,胸前的丰满将衣服高高撑起,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裂衣而出。

    芊细的柳腰,被一步裙紧紧包裹的浑圆翘臀,及裙下一双裹着黑色的修长美腿,让我不自禁的再次想起了昨晚的情景。

    我点了点头,躲避她的视线后,急忙转身进入洗手间。

    吃饭的时候,嫂子就问我:“小辰,你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,我12点多睡也没听到你回来的动静呀!”

    “嗯,我一点半才回来。”我有些心虚的回答,不敢看她的眼睛。

    嫂子用温柔的目光看着我:“怪不得。不过你也别太累了,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。”

    她说着给我递过一碗盛好的稀饭,我接过也没说谢谢便开始狼吞虎咽。

    不过一想到昨晚嫂子在房间自我慰藉的场景,不禁有些脸红。

    吃完早饭,我推出那辆破旧的二手电瓶车送嫂子去公司。

    嫂子在一家贸易公司当会计,离我的公司不远,只隔了两条街。

    没想到嫂子今天坚持自己开,让我坐在后面,微笑着说道:“你昨晚回来那么晚,一定没睡好。你就坐在我后面好了,我来载你。”

    在嫂子面前,我没有反抗的权利。

    上路的时候,我坐在嫂子后面,双手没地方放,便反抓住身后的后尾箱。

    由于电瓶车不大,我只能贴着她的身体坐着,闻到嫂子身上的幽香,感受到丰臀的饱满柔软,我不自主的又想到昨晚的场景,身体马上就有了反应。

    周婷似乎感受到了异样,她没说话,臀部稍微往前挪了挪。

    可车子就这么小,再怎么挪也只能腾出一两公分的空间,我撑起的雨伞又顶到了她。

    这时我发现她脸都红了,一直红到耳根。

    不过周婷没再挪动,一直红着脸将电瓶车开到公司。

    我俩分开后,再次接到嫂子的电话是在中午,电话那头的她语气还带着一丝哽咽:“小辰,能不能跟嫂子一起吃个饭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第2章

    我愣了一下,赶紧说道:“嫂子,你怎么了,你是不是哭了?”

    “等见了面再说吧。”

    十五分钟后,我们在我公司附近一家餐馆见面。

    周婷坐在我对面,眼圈有些红,低着头不说话。

    我看着有些不忍,忍不住问道:“嫂子,你是不是想我哥了?”

    周婷默认的点了点头:“你说梁军为什么这么狠心,才结婚不到半年他就一声不响的消失了,这时间一晃就是三年,让你和我为了寻找他吃尽了苦头。还害的我被公司的人欺负,如果你爸妈还在世的话,一定会替我狠狠骂他一顿的。”

    我愣了一下,急忙问道:“你被谁欺负了?”

    “我们公司的财务主管,最近在办公室经常用语言调戏我,我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,但他毕竟是主管,想想忍忍就过去了,便懒得理他。没想到今天上午,趁着办公室没人,他居然对我动起手来,还摸我的屁股,要不是我跑的快,恐怕……已经被他得逞了!”周婷眼圈一红,声音又哽咽起来。

    顿时我心中一股热血上涌,大怒道:“那王八蛋叫什么名字,你告诉我,我去收拾他!”

    “小辰,别冲动。他是公司副总的亲戚,有权有势,咱得罪不起。我想好了,如果他再这样,大不了我不干了,重新换一份工作。”周婷擦了擦眼泪,说道。

    我叹了口气,有些疼惜的说道:“嫂子,让你受委屈了。如果那家伙再欺负你,你告诉我,我一定不会放过他!”

    我哥曾经在部队当了五年兵,回来后我跟我哥也学了不少本事,我心里想好了,那财务主管要是再敢对周婷动手动脚,我非打的他连爸妈都认不出他。

    我俩草草吃了一顿饭,便各自回公司。

    下午下班的时候我给周婷打了个电话,准备接她。

    “小辰,估计是上午得罪了王胖子,他故意为难我,让我今晚把这个月公司的成本核算连夜赶出来,明天一早交给他。”

    “这个卑鄙小人,我看你不要干了KCR。”我有些恼火的说道。

    “算了,再忍忍吧,我下午跟他说了,他要是再敢对我无礼,我打电话向总公司告发他。”周婷说道。

    “公司还有别的同事加班吗?”我有些担心的问道。

    “有两个同事,而且王胖子已经下班了,所以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   我松了口气,又嘱咐了两句才挂了电话。

    我回家自己煮了面吃了,跟韩琳通过电话,躺在床上玩手机。

   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来到晚上10点半,可周婷还没回来。

    我皱了皱眉,马上给她打了个电话。

    结果电话那头的提示音是:“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。”

    我心里顿时生起了不妙的预感。

    二话不说立即出门,骑上电瓶车赶往嫂子的公司。

    当赶到的时候已经是11点10分了,他们公司的大门是敞开的,办公区灯开着却一个人没有。

    财务部的办公室在里面,当我径直走向嫂子办公室的时候,便听到里面传来了惊叫和救命声。

    是嫂子的声音!

    我心中大惊,二话不说快步冲向财务部,然后猛然一脚踹开了办公室的门。

    当看到办公室里的情景,一股热血瞬间涌向脑袋,让我不自禁的握紧拳头,面目狰狞起来。

    只见一个身穿西装的肥胖中年正将嫂子按在桌子上,还扣住她的手,使她动弹不得。

    此时嫂子脸上挂着泪,面色通红,拼命挣扎却根本无济于事。

    而她的领口已经被扯开了,紫色的文胸也被拨到下面,两只白花花的玉兔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,随着她的挣扎还在晃动。

    王胖子一手按着她,另一只手刚刚将她那黑色雷丝内裤从包臀裙中扒下,扯到了膝盖处。

    我的突然闯入让二人震惊不已,下意识的停止了动作。

    原本王胖子猥锁的笑脸显得有些僵硬,而反应过来的周婷却露出了欣喜的神色。

    “你特么是谁,深更半夜闯入我们公司想做什么?”王胖子看到我这个闯入者不但丝毫不担心,反而严厉的责问起来。

    “我是你大爷!”我一声怒吼扑了上去。

    王胖子吓了一跳,赶忙松开嫂子想要招架我,却被我又快又狠的一拳击中面部。

    王胖子一个趔趄摔在椅子上,连人带椅子一并摔倒在地,鼻子还流出了鲜血。

    我顺势扑上去,一脚踹在他肚子上,让王胖子忍不住惨叫起来。

    紧接着,我坐到他身上,朝着他脸和头左一拳右一拳,拼了命往死里揍,打的他鼻青脸肿,满脸是血,连连哭喊求饶。

    “小辰,别打了,再打就出人命了!”

    如果不是嫂子及时把我拉住,恐怕以我失去理智的怒火,要把他直接打死。

    我的拳头也有不少血,不过不是自己的,而是王胖子脸上的。

    我从他身上站起来,冷冷的瞪着被我打的满脸是血的王胖子道:“死肥猪,以后你特么在敢动我嫂子一根汗毛,我直接弄死你!”

    说完还朝他身上吐了口唾沫,才对周婷说道:“嫂子,咱们走吧,以后别在这破公司干了。”

    周婷衣衫已经整理好了,不过衬衫的纽扣看样子被王胖子扯坏了,饶是她用手紧紧的遮掩,还可以看到大片雪白的肌肤和两团被紫色文胸包裹的半球。

    我带着嫂子转身离开,还没走到门口,突然感到不妙,身后似乎有一阵阴风袭来。

    我下意识的转身,几乎是出于本能反应,一把推开嫂子的同时,自己也跳了开来。

    不过还是慢了一步,一只水晶烟灰缸狠狠砸在我大腿上,疼的我当场倒地,捂着大腿倒吸凉气。

    “麻痹的,居然敢打老子,看我不整死你!”

    只见满脸是血的王胖子已经到了我近前,手里还举着一张板凳,“哐”的一下狠狠砸在我背上。

    我惨叫一声,趴在了地上。
第3章

    王胖子得势不饶人,再次举起凳子,想对我进行第二次攻击1+6+3+女+人+网

    我疼的冷汗倒流,都快晕过去了,根本没有反抗的力气。

    我以为自己要完了,没想到关键时刻看到嫂子出现在王胖子的身后,手里拿着玻璃杯“砰”的一下就砸在王胖子的后脑勺。

    玻璃杯瞬间粉碎,而王胖子也是头破血流,根本来不及叫唤一声,便翻着白眼倒在地上,晕死过去。

    这一下,可把嫂子吓坏了,目瞪口呆看着倒在地上的王胖子,急道:“小辰,他……他怎么了,不会被我打死了吧?”

    “别担心,他死不了,只是晕过去了而已。”我咬了咬牙,忍着背后的剧痛慢慢站了起来。

    嫂子松了一口气,赶忙过来搀扶我。

    我说:“嫂子,咱们走吧。”

    “要不要打电话叫救护车,别万一真死了。”周婷担心的问道。

    我看他头上血流不止,也怕王胖子因为失血过多致死,便点了点头。

    打了120之后,嫂子便搀扶着一瘸一拐的我离开了他们的公司。

    本来嫂子要送我去医院的,我却坚持说不用,又没伤筋动骨干嘛去医院。

    回家的时候自然是嫂子载我的,我忍不住问道:“嫂子,到底怎么回事?你不说王胖子下班就回家了吗?”

    “谁知道他吃过晚饭又赶来了公司,如果不是其他两个加班的同事在,他早就对我下手了。后来他忍不住了,便把那两个同事打发走了,我也想走,他却拦住了我,然后就想在办公室非礼我,幸亏你及时赶到,不然……不然我怎么对得起你哥……”

    说话的时候,嫂子语气已经带着哭腔。

    我赶忙安慰嫂子说现在没事了,只要有我在,谁都欺负不了你。

    “小辰,要不是你一直陪在我身边,这三年来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撑下去。”嫂子说道。

    “嫂子,委屈你了。不过你放心,我们一定会找到我哥的。”

    “他要是死了怎么办?”嫂子突然说道,声音因紧张而显得颤抖。

    “你放心,我哥本事那么大,不会死的。”我目光坚定的说道,其实自己心里也没底,还是为了安慰周婷。

    到了我们住的小区,我背上和大腿的疼痛已经缓解了不少,不过爬楼的时候还是有点吃力,疼的我面色有些扭曲。

    嫂子忍不住关切的问道:“小辰,真的不用送你去医院看看吗?”

    “不用,我骨头又没断。家里上次不是买了红花油吗,效果挺不错的,我回家擦一下就行了。”我对嫂子笑着说道,无意间又看见了她衬衫开口处的两团雪白,显得极为诱人。

    我赶忙挪开眼,不好意思再看。

    回到家第一时间,我回房间找到了红花油。

    坐到床上,我脱下自己的裤子,只见大腿内侧一块红肿的淤伤,一直延伸到根部。

    我稍微碰了一下,不禁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   王胖子这家伙也狠了,差那么两公分,估计就要把我蛋砸碎了。

    随后我又脱掉自己的外套,光着上身正准备擦药,外面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   “小辰,你要不要紧?嫂子进来了啊。”

    不由分说,周婷已经推开了我房间的门。

    我第一时间拿被子遮住大腿,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:“我没事,擦一下药,过几天就好了。”

    此时嫂子已经洗完澡,换了一身黑色的吊带睡裙。

    她走进来的时候便带着一阵香风,半透明的睡裙中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,平坦的小腹毫无半点赘肉,裙下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在灯光下散发出诱人的光泽,让我有些挪不开眼。

    “还说没事,都伤成这样了!”周婷的眼神盯着我的背,露出了心疼的神色www.163nvren.com

    我自己看不到,便让嫂子拿一面镜子照给我看,伤的和大腿根部差不多,不过面积更大。

    “你还没敷药吧,嫂子给你擦红花油。”周婷说着拿起一旁的红花油,坐到床边。

    我连忙说不用,我自己可以。

    “别逞强了,我看你背上怎么擦,还是嫂子来帮你涂药吧。”

    嫂子让我转过来,背朝着她。

    我有些尴尬,不过还是照做了。

    嫂子伸手轻轻抚摸了一下我的背,柔声问道:“疼吗?”

    “还好。”我咬了咬牙,实际上确实很疼,不过嫂子的手指柔嫩冰凉,又给我带来一种不一样的触感。

    “哎,都是嫂子把你害成这样。”

    “嫂子,你千万别这么说。你是我嫂子,就算我有事,也不能让你有事。”我由衷的说道。

    嫂子听了笑了起来,接着她便为我涂抹红花油。

    她的动作轻柔细腻,让我感受到红花油火辣清凉的同时,也能感受到彼此肌肤不时接触所带给我的异样感觉。

    似一阵阵细小的电流,让我浑身有些发酥。

    不仅如此,嫂子似乎还有意无意的将胸贴在我背上。因为我能明显的感受到两团饱满柔软顶在我肌肤上,随着她的动作,微微晃动游走,似为我按摩一般。

    这种滋味实在太过美妙,让我不自主的有了反应。

    嫂子帮我背上涂好了以后,我感到一阵清凉舒适的药效席卷而来。

    “对了,你大腿还受伤了吧,我帮你也涂一下。”嫂子的脸好像有点红,柔声对我说道。

    我的脸一下子红了:“不……不用了,我自己来。嫂子,你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   “你的伤是因为我造成的,嫂子帮你擦药怎么了?”周婷注意到我的脸色,忍住住笑了起来:“你不会害羞了吧?看你一个大男人长得挺壮实的,怎么跟个小姑娘似的。”

    被周婷这么一刺激,我便豁出去了,她都不在意,我在意什么。

    我随即掀开了被子,只穿着一件短裤的我因为刚才嫂子背部擦药的诱惑,让我短裤已经支起了一把雨伞。

    嫂子这时注意到了我裤子的异样,脸色瞬间羞红,不过下一刻,她的目光落在我大腿根部的伤势上:“伤在这里?”

    我点了点头,下意识的用手挡住,有些不敢看周婷的眼睛,说道;“我……我自己来就行了。”

    没想到嫂子还是不愿意,不仅如此,居然还让我脱裤子。

    “啊?”我瞬间傻眼了。

    “啊什么啊,让你脱就脱,难道你还把嫂子当外人不成?”看的出嫂子也有些不好意思,但还是强装镇定道。

    在嫂子的坚持下,我只得无奈的将短裤也退了下来。

    一刹那,狰狞的反应便雄赳赳气刚刚的耸立着。

    嫂子脸上除了羞红,眼中似乎还带着一丝热切的光芒。

    下一刻,她突然伸手将其一把握住,让我浑身一震,几乎是脱口而出道:“你……你干什么?”

    “紧张什么,还怕嫂子吃了你不成,我这不是给你擦药吗?”

    我能感受到嫂子的手在颤抖,声音也在颤抖。

    他将我的反应扶到一边,让伤势完全呈现起来,再给我涂药。

    可她的动作却让我有了强烈的刺激,我差点忍不住发出了申吟。
 
   《温柔的嫂子》未完待续……
    篇幅限制,喜欢这本书的朋友在微丨信丨公众丨浩【英雄说】书号:56, 阅读全文~

.

系统推荐:
>>>
>>>
>>>
>>>
>>>

通过键盘前后键←→可实现翻页阅读
0% (0)
0% (0)
标签:
文章来源网络,版权归属原作者,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。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,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,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。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、名益权等问题,请尽快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!

我要评论

评论 ( 0 条评论)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0165彩票立场。
最新评论

还没有评论,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!

婚姻冷暖人间美文情感故事情感信箱

  • 给父母交差的婚姻是怎样,我的经历是段血泪史

    我和吴勇结婚快半年了,结婚前我有一个小生意,婚后我也继续在做。我是做服装生意的,刚开始只是小门面,在学校附近卖卖衣服。后来生意越来越好,我做生意的口碑也越传越远,我就在很多地方开了几家分店,请了几个专业的人帮我管理店铺。再到后来我自己盘下了一家服装加工厂,自产自销,从自己设计到自家生产再到宣传销售,经过几年的打拼慢慢形成了一定的规模,在本地也算小有名气。用别人的话来讲,我就是一个现在大众熟悉的&l

  • 迷上中年离异的高富帅,我该不该付出真心?

    0165彩票我今年24岁,大学毕业出来工作两年,是一名高不成低不就的职场菜鸟,没有拿得出手的工作经验,没有目标,工作和竞争的压力却不小。一次在跟上司起矛盾的时候,没有抑制住冲动提出了辞职,上司没有挽留我,当场答应。同事都羡慕我裸辞的勇气,因为即使他们每天都想着辞职,但仍然会为了生活坚持工作。现在社会的人才这么多,稍微放松一下就会失去竞争力。同事们要我先去好好享受生活,但我却觉得恐慌,有时甚至会失眠,怀疑自己辞

  • 男友拖了我的后腿,我要向他提分手吗?

    0165彩票我姐姐在我上大学的时候就结婚了,我姐安静比我大三岁,可她没有上大学,高中毕业后就在亲戚的介绍下当了酒店的前台。因为姣好的面容和苗条的身材,受到了很多男士的追捧。当时我在上学,没有住在家里。听我妈说,那时来家里接我姐上班的男士每个月都不带重样的。我很羡慕我姐,在家有父母宠着,在外有众人捧着。而我从小就很普通,学习普通、长相普通,甚至连男朋友也很普通。我和我姐相比,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。她是天上的

  • 婆婆和我妈都争着要帮我带孩子,我该怎么办?

    倾诉人:吴女士都说婆婆和妈不能相处在同一个屋檐下,我还不相信,直到我生了孩子之后,才知道,婆婆和妈在同一个屋檐下,是家庭的大忌。我和老公李阳是自由恋爱结婚的,他是一家公司的销售,我在一个事业单位上班。结婚的时候,我们各自都拿出了15万,一起首付在这个三线小城市买了一个100平米左右的房子,后来房子装修,也都是两家出的钱。一开始,是我们小两口单独生活,日子过得很舒心。可是,这一岁月静好,你侬我侬的日

  • 错过了一段真挚的爱情,真的会后悔莫及吗?

    0165彩票我是一名电子科技公司的程序员,今年27岁。我的社交圈子很窄,一直忙于工作也没有稳定的对象。一次公司组织拓展活动,我们和另一家公司一起搞野外训练,那时我认识了小溪。她是会计事务所的会计师,比我大两岁有些微胖,性格很开朗。我和小溪组队一起训练,她很有话聊,跟她在一起一点也不感到拘束。我们彼此都有好感,活动结束后就互加了微信经常上聊几句。当了“单身狗”这么长时间,第一次碰见一个女

  • 爱上了事业有成的大叔,离婚女还能追爱吗?

    0165彩票刚认识赵俊的时候,我并不知道他已经快要五十多了。虽然他看起来比较成熟,可是他保养的真的很好,再加上他经常运动,至今都保持着比较完美的身材。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,我就对他一见钟情,觉得他就是我要找的人。可后来问了下朋友,发现他比我大好多,我便放下了这心思,没有再试图联系他。赵俊是我朋友的领导,当时我朋友带我去一个舞会长长见识,就这样认识了他。我那时刚离婚,心情也不好,所以朋友常常带着我去参加各种活动,

  • 月子期间我被婆婆欺负回了娘家,半年来老公不闻不问

    我和老公李树当年奉子成婚,认识了没半年就闪电结婚了。他买的婚房离我单位太远,不方便我上下班,我便还是住在娘家。换句话说,从结婚到怀孕再到生子的这一年里,我和李树几乎没有太多的相处时间。很多时候,我都发现李树存在性格上的问题。可由于当时自己的身体都自顾不暇,我便没有太深究。可当孩子出生后,涉及到一系列育儿问题,我就和他产生了很多分歧。第一件事,就是我原本生产完后我想住进月子中心,因为觉得住进去之后既

  • 结婚5年妻子不让同房,如今她和我离婚算是欺骗吗?

    0165彩票倾诉人:张先生本人男,年届40。我的家在湖南一个小山村,现如今,很多农村都有大量的单身汉,几年前,35岁的我也是单身汉中的一员。也就是35岁的那年,我们镇上有个老媒人,给我介绍了一个未婚姑娘。姑娘就是我们镇子上的,叫吴小梅。她比我小10岁,模样也长得漂亮。当时,我们两人一见面,我就对她有好感,她也对我有好感,一回去,就跟媒人说,愿意和我交往。我心里高兴得怦怦直跳。说实在的,我家里条件不好,家住在山

  • 和交往一个月的女友谈婚论嫁,这样做靠谱吗?

    女友是我的初中同学,那时候的我属于很乖的那种学生,专心学习不问世事。她不算最漂亮的,但是很温柔,说话的声音很好听,我们同桌的时候她时常会帮我带路边摊的早餐,也会主动找我聊天说些娱乐八卦,有时候又会要我教她做题。那时我还是个懵懵懂懂的小毛孩,对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。初三毕业那会儿,她给我写了一封情书,里面写着对我的好感,我才知道她原来喜欢我。后来上了高中我们不在一个地区,再加上通讯不方便就失去了联

  • 怀孕媳妇情绪波动大,公婆就不能理解理解我吗?

    婆婆来家里已经一个多月了,这一个月来我内心很矛盾。一方面,家里没人照顾我,我也希望婆婆过来可以让我稍微轻松点,另一方面又觉得婆婆管的太多,让我失去了自由。我和丁然是高中同学,我们算是有一定感情基础的。上学的时候,他总喜欢跟着我,从我上学、放学,放学后一起去课外补习班。在很多人眼里,我们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。但我可以发誓,我们在高中时代我们真的没有谈恋爱。丁然是个一本正经的人,他当时觉得谈恋爱会影响我